绍兴信息网

北京一小区被指十年不交房 业主:开发商惜盘待涨 北京佳兴园房地产开发中心参与过大兴区早期的商品房开发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1-12

(原标题:北京果岭假日小区被指购买十年不交房)

业主称开发商惜盘待涨

2004年购买的房子,本该2009年交房,却至今仍未能交房。

近日,北京果岭假日小区被指十年不交房,业主表示此举系开发商惜盘待涨。多名业主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为了敦促开发商交房,曾多次上访有关部门,但都收效甚微。

果岭假日小区为何迟迟不能交房?对此,本报记者多次致电开发商负责人徐晓明,但电话均处无人接听状态。随后,记者又多次致电北京大兴区住建委,相关工作人员则以“经手人不在”等理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截至记者发稿,始终未正面给予答复。

记者了解到,果岭假日小区开发商总经理徐晓明和法人谢佳莉为夫妻关系,其中谢佳莉是香港籍。一名熟悉房地产开发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利用外资身份逃避监管,是少数开发商一贯使用的伎俩。

监管形同虚设?

十年间房价已涨十倍“断水,断电,就是不让你住。”谈起自己的房子,北京市民郑先生如是表示。

郑先生于2005年购买了位于北京市大兴区黄村永华路的果岭假日小区的一栋260平方米的别墅。按照合同约定,郑先生本该于2009年收房入住。然而,距离购房已经10年过去了,这栋别墅依然没有交房。“其实主体部分早就建好了,他们就是以通不了正式电和天然气,无法验收为由,不向我们交房。”郑先生表示。

正式电和天然气有这么难解决吗?另一户业主于先生告诉记者,这完全就是借口。“反正同一个理由,变着法儿来跟你说。最开始说大兴供电局都在忙地铁四号线,没办法给咱们弄电,等到四号线修完了,又说正式电要价不合理,后来政府给他协调后,他又说这边有个钉子户,没办法把正式电通过来……反正,总是有理由告诉你,这个正式电的问题解决不了。”

据业主介绍,期间,政府曾出面调解,在政府协调下,部分业主“未收房先入住”。“不过,用的都是临时电,也没有天然气,大家都是扛煤气罐上来的。”业主补充道。

不过,让郑先生无奈的是,如今即便他想勉强入住,也住不进去了。“当时我们家孩子正高考,这边环境太差,就没有入住,可是今年春节后,我们想要入住,开发商又把我们的水电都给掐断了。”

在郑先生看来,开发商既不肯交房,又不让入住,原因只有一个——变相逼迫业主退房,惜盘待涨。“买的时候房价是每平方米三四千元,现在已经涨到每平方米三四万元了。”郑先生说,“他们跟我们说可以退房,但是按照原价退,同时参照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息支付利息补偿,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而晚于郑先生4年购房的于先生也表示:“他们就是这样一轮一轮地欺骗业主的——先卖出去一批,等到要交房的时候,就说房子无法验收,让业主退房,然后退了房,他们又继续卖。”

据业主们介绍,由于开发商一直拖延交房,大家曾多次找过有关部门维权,但相关部门都是消极对待,并没有实质性进展。“政府说这是企业行为,搭平台让我们自己去调解。我们说的有道理的时候,他们就不说话了。”业主于先生说,“从大兴区住建委、大兴区信访办、大兴区政府,到北京市住建委、北京市信访办、北京市政府,我们上访的次数都不少于两位数了。”

“最让我不能接受和理解的是,我们的房子一直没能交房,政府还继续给开发商发预售许可证,这不是让更多的老百姓受骗吗?”业主郑先生表示,“我是最早一批购房的,因为多年没能交房,就多次和相关部门提出,不能再给他们发证了,可是他们照发不误,导致现在收不了房的业主从早期的几十户变成了现在的近两百户,你说这个责任该谁来承担?”

公开资料显示,果岭假日开发商为北京亚奥先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奥先科”),公司于2000年在北京平谷注册成立,公司法人为谢佳莉,总经理为徐晓明。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北京市住建委网站上查询发现,自2005年至2011年,亚奥先科先后取得了五张预售许可证,但是最近一张2011年取得的预售许可证已经过期。北京市住建委的备注显示,该项目未售房屋不能进行预售合同网上签约。不过记者在搜房网等房产网站上依然还能看到该小区的售楼信息,记者多次拨打售房热线,但无人接听。

随后,《中国经营报》记者又多次致电大兴区住建委咨询相关情况,相关工作人员则以“经手人不在”“正在开会”“我现在有事”等理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截至记者发稿,始终未正面给予答复。

接着,记者又联系了北京市住建委,但办公室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而北京市住建委信访办办公人员对于此事的答复是“去找开发商协调”。

然而,记者根据业主提供的信息,多次联系开发商负责人徐晓明,但他的两个手机号,一个处于关机状态,另一个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或偶尔接通后直接挂断。

几经辗转,记者从相关人士处拿到了公司财务人员张某的电话,然而这名财务人员一听是记者,便以“不方便作答”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据部分业主透露,问题迟迟无法解决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开发商的注册地在北京平谷,但地块又在北京大兴,监管本身就有难度,加上这家公司法人谢佳莉是香港籍,涉及外资企业,故大兴区不能管,由北京市住建委管,但市住建委又不可能具体管理,就委托区住建委代监管,这就是问题产生的政策面漏洞,开发商利用了这个漏洞,监管就形同虚设了。”据业主透露,亚奥先科法人谢佳莉与公司总经理徐晓明系夫妻关系。

一名熟悉房地产开发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是部分开发商惯用的伎俩。“很多开发商就是这样,利用外资身份,逃避监管,同时公司越有问题,越是要加大循环销售力度,这样牵扯进来的业主越多,到时候政府为了老百姓的利益,也不会轻易处罚开发商,否则谁来收拾残局?”

记者查阅亚奥先科的“出资历史信息”发现,其中有一名法人股东为北京佳兴园房地产开发中心,而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有一位了解大兴房地产的人士透露,北京佳兴园房地产开发中心参与过大兴区早期的商品房开发,该中心曾经的负责人后来还担任过北京市大兴区某职能部门负责人。

楼盘曾被抵押融资

虽然业主维权一直在进行,但应该说,这两年大家奔走得却更为积极。业主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是因为开发商把楼盘抵押给了信达新兴财富(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新兴资产”),大家怕开发商跑路。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了解到,“信达新兴资产——北京亚奥果岭假日房地产投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于2013年9月发起,募集规模3.5亿元,期限为18个月,资金投向为“专项计划资金通过银行向借款人北京亚奥先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发放委托贷款,用于其果岭假日一期项目的后续开发建设等”。其中,计划风险控制措施包括:土地抵押,估值约8.2亿元,整体抵押率不高于50%;项目公司股权质押;必要时候对所持物业进行强制降价销售等。

据媒体报道,2015年4月,北京果岭资管计划已经到期,但由于未能及时偿付投资者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对于违约的原因,信达新兴资产称由于项目方流动性不足。当年5月15日,信达新兴资产为已经延期兑付一个月之久的北京果岭资管计划找到债权收购方,最终化解了违约危机。业内人士认为,在亚奥先科相继申领过五份预售许可证,但都未能按照要求启动销售的背景下,信达新兴资产在北京果岭资管计划上显然未尽到尽职调查的责任。

据了解,信达新兴资产系信达澳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于2013年3月成立。而信达澳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背后股东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信达资产是国内首家负债收购并经营金融机构剥离的本外币不良资产的资产管理公司,其实际出资人为财政部。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往年报道注意到,自成立以来,信达新兴资产项目频频被曝出兑付危机。其中包括,于2014年7月24日成立的北京世界名园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和2014年5月28日成立的西安中登文景时代房地产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对于信达新兴资产项目出现兑付风险,业内人士表示,“公司子公司项目多为单一通道类项目,而主动管理类的一对多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一般为房地产类项目,与集合信托产品类似。基金子公司股东背景普遍是由资产管理公司或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控股,大部分项目来源与股东方密切相关。”

责任编辑:不详

>更多相关文章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7-2014 版权所有 绍兴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