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信息网

  就是我们种的菜叶子上面就是有白点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9-19

  《焦点访谈》2014年12月17日完成台本——被污染的“桃花源”

  敬一丹 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如此美好的情景来自诗人笔下,东晋诗人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风景优美、风俗淳朴、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这世外桃源的原型据说就在湖南省常德市的桃源县。人们对那里充满了美好的想象,但是遗憾的是,记者最近在那儿采访,看到的却是这样的情景。

  解说:

  在桃源县的盘塘镇、陬市镇、架桥乡等地,大片红色的污水散发着恶臭,汇入附近的沅江。工业垃圾倾倒在山谷,空气中散发着不明气体刺鼻的味道。兰竹被腐蚀,花生、银杏的叶子枯萎,柑橘叶上长满了奇怪的白点,而这片高大的杉木则已经死掉。

  村民:

  稻不能吃,这个水不能用。

  村民:

  解说:

  一切从2001年开始,这一年晟通集团在这里征地近3000亩,创办了常德产业园,并于2003年投产,之后电解铝、阳极制品、火电厂等一系列重污染、高能耗项目上马。几年后当地村民发现,他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村民:

  整个田里都是这种灰的土,造成棉花都是烂桃子,都是这个样子。

  记者:

  像这种棉桃烂了的能有多少?

  村民:

  这个棉桃现在啊,有80%。

  记者:

  那就不能卖了,基本上?

  村民:

  不能卖,不能卖。

  解说:

  刘金翠今年70岁了,这几年她种的棉花年年都烂掉一大半,基本卖不出去。以前这里盛产的油茶、水稻、棉花等各种作物都大量减产。而且不少村民发现,只要下地干活就会出现奇怪的皮肤病。

  村民:

  这个田就不能耕种,要是人下去的话那个腿就痒,红肿奇痒。

  村民:

  那个皮肤烂了,是这样的,痒啊。

  解说:

  而这几年癌症高发的现象也让村民很担心,青龙村的连鱼口组常住人口有100多人,2006年以来已经有15人患癌,约占10%。现在村民大多已经不敢再喝地下水。这一切是否和附近的产业园有直接关系呢?现在还无法得出确切的答案。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产业园在环保控污方面存在着严重的问题。

  这是架桥镇白马岗山的山顶上,几年前村民们就发现这里埋着大量铝制品加工的废料。由于铝制品加工产生的废料含有有毒的氟化物,按照相关法规,企业必须严格依照规范建成专业的危险固体废料填埋场,并要把废料先进行专业化处理才能埋到填埋场里。显然把未经处理的废料直接埋掉,是严重的违法行为,造成的后果不可预知。

  记者:

  一共有多少吨?

  宋宏发 湖南晟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从目前来看的话大数是1000吨。

  记者:

  废弃物是咱们工厂里出来的吗?

  宋宏发:

  这个我们认为是我们工厂,是我们工厂的东西。

  记者:

  那这个废弃物是谁倒的呢?

  宋宏发:

  谁倒的我也不知道,确实不知道。

  解说:

  这些没有经过处理的有毒氟化物被雨水浸透后渗入地下,沿着山谷流向了山下几百亩农田,以及村民用来饮用和浇地的河道。氟化物,主要为氟化氢,有较强的腐蚀性和毒性。氟过量会导致植物叶组织坏死,牲畜和人慢性中毒,对人的骨骼、皮肤、呼吸系统等都会造成严重的损伤。当地村民从2006年发现这些废弃物后,多次向环保部门反应,但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

  王永忠 桃源县环保局副局长:

  我们对这个企业提出过要求,尽快对这个废弃物进行处理。

  记者:

  那为什么这个废弃物还是一直在那儿没有处理呢?

  王永忠:

  还是有监管不到位的问题。就是说虽然我们下达了,给企业提出了要求,但是后续没有进一步地跟进。

  记者:

  也就是说你们知道这个情况,但是一直在放任污染,可以这样理解吗?

  王永忠:

  从现在事实也就摆在这里了。

  解说:

  那么上一级主管部门,常德市环保局又是否知情呢?

  丁指南 常德市环保局副局长:

  记者:

  那这个情况其实已经持续有好几年了,您作为咱们当地的主管部门的负责人,这个情况一直不知道吗?

  丁指南:

  我真不知道。

  记者:

  那日常的监管,不包括我们周围的水质还有这个土壤吗?

  丁指南:

  应该是包括的。

  记者:

  那为什么这个情况没有了解到呢?

  丁指南:

  去的少。

  解说:

  这些有毒废弃物到底造成了怎样的危害,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组织专家调查论证。然而记者发现,这个产业园的污染问题还不只这些。据相关规定,铝行业为高污染产业,必须按环评要求在企业周边划定防护区,防护区内的居民要先搬离安置完毕,企业才能生产。按照产业园内创元铝业2007年扩建工程的环评要求,厂界“东65米,西850米,南620米,北600米”为防护区。然而该工程2007年初开工,2007底正式投产,距今已经7年,现在仍有大量居民住在防护区内。像这片居民区离厂区仅50米,而这片居民区离厂区约100米,都在防护区范围内,这些村民的健康面临着更大的威胁。

  村民:

  就是我们种的菜叶子上面就是有白点,就是洗也洗不掉,这个肯定是有污染。

  记者:

  这样的菜你们现在还敢吃吗?

  村民:

  那你吃什么呢?就是明知有污染还是要吃。

  解说:

  现在,防护区内不少村民经常会头晕恶心,尤其一些孩子出现不适,经检查很多为血铅超标。

  村民:

  这个已经到了136,这个是104,基本上可以说是全部都超标,不仅对我们这一代人的生命安全担心,我们更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担心。

  解说:

  因为担心健康安全,防护区内的村民一直希望能尽快搬迁。然而至今他们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村民:

  你不能把老百姓生命不当回事,要我们搬开,离开这个污染源,这个要求不高吧?但是他们说一是文件没下来,二是我们县里面没钱。

  解说:

  对于这个问题,记者也采访了政府相关负责人。

  记者:

  按照规定隔离防护区内是不能住人的,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一直有很多村民住在那里呢?

  黄沅敏 桃源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一个是搬迁的地址不是很好选。第二个是什么呢,据我了解市里新的搬迁标准正在听证阶段,所以拿出来可能有个过程。

  记者:

  在这种隔离防护区里常年居住,对身体可能造成的损害,可能是不可逆的,就是没有办法补救的,你们有考虑过吗?

  黄沅敏:

  我刚才说了,有可能我们的工作不是做得很尽善尽美,有可能我们的工作肯定存在瑕疵,我们正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在努力地整改。

  解说:

  采访中,产业园的负责人告诉我们,早在几年前,他们就已经向当地政府缴纳了用于居民搬迁安置的费用。

  记者:

  搬迁的费用已经缴纳过是吗?

  宋宏发:

  对。

  记者:

  多少钱呢?是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时候支付的呢?

  宋宏发:

  总共费用应该是有6000多万吧。

  解说:

  当地政府到底有没有收到企业缴纳的这笔费用呢?

  记者:

  企业是把这个钱付过了,我们政府没有用到老百姓的搬迁这件事情上,还是企业没有付过十这个钱?

  黄沅敏:

  我对这个问题确实不清楚。

  解说:

  目前湖南省环保厅已经介入调查。

  主持人:

  桃花源变成了污染源,如果陶渊明现在来到桃源县,他恐怕也要“逃之夭夭”了,可桃源县的老百姓逃不了。让他们生活在安全可靠的环境里,比一时的经济指数和政绩指标更重要;而且保护环境、保障公民健康,这也是法律的明确规定,是刚性的要求,是底线。为官者,如果做不到,那在党纪国法面前可没有“世外桃源”可以逃避。

  创奇迹的“372”

  说到潜艇部队在我们看来都十分神秘,今天我们就带大家一起走进一艘战绩卓著的中国潜艇。就在前不久,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严峻的考验,创造了一项惊人的纪录。

  解说:

  在今年海军举行的一场实战化战备拉动中,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372潜艇”受命紧急启航。然而在航行中的一天凌晨,意外发生了。

  李伟 372潜艇副艇长:

  我们在交接更(换班)的前15分钟左右,突然发现了潜艇掉深,这个速度是非常快的,感觉到就像一个鬼伸着手,在下面拽你一样的,直接把你往下面拽。

  解说:

  掉深,指的是海水密度突然间变小,潜艇巡航深度突然变大,艇体急剧下沉的一种现象。好比陆地上疾驰的汽车突然掉入悬崖,因此潜艇掉深也被比喻成遭遇水下断崖。通常,几米甚至十几米的掉深是可以控制的。而一旦掉深无法控制,将会导致潜艇失控,后果将不堪设想。

  李伟:

  持续在往下掉,我们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感觉到这个事(掉深)用增速是控制不了的。

  解说:

  50多年前外军的一艘潜艇在进行潜水试验时,突然沉入2300米的海底,100多艇员丧生。事后有分析称,这艘潜艇极有可能遭遇了水下断崖。此时的“372潜艇”下方是深达3000多米的海底。如果继续以这样的速度沉下去,用不了几分钟潜艇将达到极限深度。随之而来的将会是艇体被海水压爆,最终沉入海底艇毁人亡。

  成云朝 372潜艇舵信副班长:

  我是操纵我的手柄,来控制潜艇的升降舵的。当时我的舵已经控制不住潜艇了,我一直心里想别掉下去、别掉下去,千万别掉下去,上来上来、浮起浮起。

  解说:

  此时,官兵们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由于持续掉深,导致舱内压力过大,主电机管路出现破损。

  陈祖军 372潜艇电工技师:

  我听到舱底,轰的声音,舱底马上就传过来说五舱进水,这个时候我一看后面水哗啦哗啦都成雾状了,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把我的电机给停掉,向我指挥舱报告,我说二舱,五舱进水,我说断电、封舱、堵漏。

  解说:

  一分钟内,上百个阀门关闭,数十种电器设备关调,五舱的三位艇员终于控制住了进水。这期间,哪怕他们有一点点闪失,对于仍在掉深的“372潜艇”来说,都将会是灭顶之灾。此时,“372潜艇”已经没有太多机会了,拥有近30年潜艇经验的支队长王红理使出了潜艇自救的最后一招--向所有水柜供气。

  王红理 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支队长:

  潜艇有三组水柜,平时在水上是排空的,到水下时里面注满水,就保证潜艇在水下能够自由航行,这个时候你要浮起来,必须所有的水柜中组、首、尾全部的水柜,全部把气供进去,一下就造成巨大的浮力。

  解说:

  大家紧张地等待了一分多钟后,掉深终于停止了。急速下沉已达三分钟的“372潜艇”开始上浮,然而此时危险并没有结束。

  王红理:

  一个是上面有没有船,顶着船没有;第二个就是艇当时尾部有水,搞不好翻掉都有可能,它是以一定加速度在往上浮的。先跳出水面,再往水里面再落回来,哐当。

  解说:

  潜艇剧烈摇晃十多分钟后终于停了下来,但此时的“372”还谈不上彻底脱险,险情主要是在五舱。那里涌入的海水已经有两三米深,必须尽快排干净,被海水浸泡过的电器设备也需要紧急处置,否则失去动力的潜艇只能待在原地等待救援。全艇官兵经过连续十多个小时的努力,控制箱故障排除,空气压缩机修复,水下航行能力恢复,好消息不断传来。

  王红理:

  下潜先在9米,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就逐步深,就到了我们潜艇航行的安全深度,然后这边继续在抢修。

  解说:

  此时绝处逢生的“372潜艇”,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是申请返航还是继续执行任务。深思熟虑之后,“372潜艇”再次潜入大洋。

  记者:

  有没有按照预定的时间节点到达预定地点?

  王红理:

  到了,我们到了,还提前了一点。

  解说:

  这次深海自救,也创造了我军乃至世界海军潜艇史上的奇迹。

  主持人:

  让我们记住“372潜艇”,他们能创造举世瞩目的成绩决非偶然,这既得益于他们平时严格艰苦的训练,更是我军战斗精神和必胜信心的生动体现。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任编辑:不详

>更多相关文章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7-2014 版权所有 绍兴信息网